《权力的游戏》中的贵族分封制与中国西周时的分封制有什么区别?
历史事件
360历史频道
2018-06-29 21:07

英美资本主义是一样的,美国金融业就是复制英国的,都是资本为主的国家,不向德法以实业为主,所以深受俄罗斯流亡人士,寡头,前特工喜欢。

另外在早期封建制度建立前,由于法兰克人本源是来自日耳曼的蛮族,他们的制度中有很多习惯是部落时代直接带过来的。比如他们再最开始是通过请封臣回家中宴请,或者赏赐封臣实物;但是随着战争的扩大,这种报酬开始无法维持,封君所需的封臣人数上升,报酬方法也开始改变,以赐予人们相应的土地使其获得生存这一手段来维系双方之间关系,这一做法很快流行。最初分封的土地称为“采邑”,被封赏者享受采邑的衣食租税(当然还有初夜权)但是在领主召集封臣作战的时候封臣需要自备武器马匹和装备来尽你做臣子的义务,如果封臣不履行军役义务,则采邑应该收回,公然反叛则会受到封君的惩罚:轻则削减封地,重则“六师移之”,最重的处罚莫过于攻下家堡后灭掉全族,比如著名的《卡斯特梅的雨季》兰尼斯特家族的封臣雷耶斯家族由于反叛封君被泰温兰尼斯特连根拔除,家堡也被夷为平地。

最后要说一点也是最重要的。有两句流传千年的话:

《权力的游戏》中的贵族分封制与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如果选在德法,高税收,严监管,资本流动受限,不能随心所欲不受监管流动。

“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

前苏联时期出于意识形态对立情报搜集需要,不少情报人员作为外交人员被派往西方世界或第三世界国家负责情报搜集,与此同时也就不免发生情报领域的激烈碰撞。在这场无声无息的间谍战中,有相当一部分外交与情报人员出于对西方世界向往与前苏联的反感而选择叛逃,英国也相应的对其进行保护以换取相关情报信息。前苏联解体后初期,俄罗斯由于严重的经济衰退使得不少情报人员丧失经济来源或意识形态崩塌,为了确保生存,一部分不得不选择成为双料间谍以自保。当然也有一部分是因自身原因被开除后怀恨在心。所以这些人对于英国来说还是有利用价值。

我们能根据史料肯定的是,周天子实行“封建”,不是分封。这两个是有区别的。就是开沟,然后在沟两边种树,然后在围起来的地上,立一个王。这个王,在封地里有完全的财产、人口、制度权利,与周天子的关心,无非就是推行周礼、纳贡、出兵。

其次,英国的移民政策也的确松散。只要买了英国100万的公债,你就可以拿到英国的绿卡和永久居住权。这对于那些俄罗斯的富豪来说简直是太容易了。就更不要说那些前特工了,他们能够给英国人带来的价值可比那些富豪们多的多!

也就是说,周天子与各封地的王之间,链接的纽带更像一种道德约束。

俄罗斯有许多流亡人士,寡头,前特工都喜欢扎堆在英国,其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些人经过了许多年的努力,都想得到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够有一个安详的晚年,而在英国他们会觉得这里的生活更加舒适,安宁祥和,更加的安全,这些都是这些人喜欢留下来的主要原因。

权利的游戏,贵族分封,应该是明确的权利义务契约型约束。

至于异见人士与分裂分子通常选择以政治避难的方式前往英国,而英国政府也深知其利用价值,所以一拍即合。

中国的分封,具有明确的权利义务关系,应该到汉朝才确立起来。

首先,谁跟俄罗斯过不去,谁就会对俄罗斯的这些个关键人物提供必要的移民和庇护。这就和俄罗斯对美国的斯诺顿提供政治庇护一个道理。而面对俄罗斯,英国人是发自骨子里的恨,要不是当时的前苏联,日不落帝国估计还会维持多年。所以不管是从之前,还是今年三月份的“间谍门”事件,英国人对于俄罗斯都是恨不得直接把它给灭了!

我自己也不明白,不知道对您是否有用。抱歉!

他们之中有许多人都出卖了自己的国家,然后到了异国他乡,但是他们依然害怕着自己的安全,受到骚扰,甚至于得不到保障,自己的安全一旦受到威胁,那什么都已经是白搭的。当他们完成了自己不该完成的使命之后,(比如说,出卖自己的国家,成为其他国家的走狗,贩卖俄罗斯国家的资源和国家的情报等等),他们便得到了很大的资金支援,收取了丰厚的利润,有了很强劲的资金实力,所以剩下来的就是怎样让自己能够安享晚年,而且能够让自己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得以保障。英国可能就是他们选择的最佳的地方。

其次,就是政治性了,英国政府接纳这些俄罗斯政府打击的人员正好可以对俄罗斯形成掣肘。一方面这些流亡人士势必带去大量的财富,这些对于英国是有力的,另一方面,这些流亡人士掌握大量的情报,恐怕很多都是英国政府未知的情报。这些人就是英国政府手上的政治牌,在必要的时候将其打出去,对俄罗斯而言够其喝一壶的了。

莫斯科红场

《权力的游戏》中的贵族分封制与